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
第一章  點解別人講得咁好,自己就....

究竟演說可以學嗎?

答案是:絕對可以。理由何在? 容反問一句:說話能學嗎?

說話當然能學。既然說話能學,為什麼演說不能?

“說話和演說有分別嘛!” 不知者抗辯。

其實,說話和演說中有許多方法和原則是共通的,甚至互相輝映; 不同的,不過是說話是一人對一人、或自言自語的,而演說是一人對多人罷了。既然一般人覺得說話不難,則演說本來就是不難了; 人們不習慣的,不過是對著多人說話而已 ------ 這正是演說的魅力所在。

在宴會裡,只要有人願意站起來說話,其他人都不期然頭往那裡轉。我們每個人都期待被推動、被激勵、被感召,因為每個人都或大或小擁有一個夢,都期待透過別人的說話重新把這個夢召喚回來,然後振翅高飛。人人都知道團結就是力量,都知道公義、和平、仁愛是人類共同的價值、文明的搖籃,只是人們都期待出現權能的領袖,在人群面前,告訴以方向,並集結眾人之力,重新彰顯公義、和平、仁愛等人類共同願望。處身時局動蕩、災亂頻仍的日子,這股訴求益發強烈。拿破崙就是這樣,憑鮮血和牙血,在200年前一躍而成法國皇帝。

誰掌握說話的能力,誰就把握人類的未來。

最先指出人類智商在20世紀內不斷攀升的新西蘭佛林教授最近發表驚世報告,說人類已然江郎才盡,智商在上世紀90年代已達頂峰,之後便開始下降。他認為要取得突破,讓人類的進程持續下去的唯一方向,就是開始鍛鍊腦部的其它部分,尤其是主管語言能力和道德情感的部分。佛林的見解蠻有意思。

話說回來,既然演說可以學,那為什麼別人講得總比我好?眼見別人揮灑自如,自己則揮汗如雨; 別人出口成文,自己則張口結舌,為什麼?

且慢,讓我告訴你,你知道嗎? 華盛頓是一個害羞的少年、林肯是一個憂鬱的青年、蕭伯納害口吃、羅斯福罹患小兒麻痺症,但這些人最終都成為偉大的演說家,成演說學的典範。 到底這些人有甚麼法寶? 沒有其它,除了夢想、決心和堅持。

你我均可以成為出色的演說家。問題是有否找對學習方向。且看Albert Mehrabian的調查啟示。

Mehrabian教授在1981年發表著名的說話溝通調查報告。他發現人與人之間,若要產生有意義的溝通,只有7%是來自話語,另外38%來自語調,55%來自身體語言。在傳達感情和態度時,這個比例尤其明顯。

你要學好演說的話,這報告對你有甚麼意義?

“你有壓力、我有壓力”、“未解決! 未解決! 未解決!” 這兩句巴士阿叔經典,多次被引用和演繹,成為潮爆用語。但無論別人怎樣模仿,總不及阿叔原汁原味。是故原片在網上被翻看超過700萬人次。

是阿叔的話語吸引嗎? 非也。他用的字詞,你我均常掛在嘴邊,沒甚麼了不起。是阿叔本人吸引才對。是他憤世的神情語氣、凶暴的身體語言,配上廣東人獨有的罵人髒話,傳神地活現了一個備受經濟打擊、活在絕望邊緣,遠離家人、怨氣沖天、人見人憎的香港惡人樣板。香港人覺得阿叔過癮,是因他準確地傳達香港普羅市民共有的不幸遭遇:失敗、埋怨、憤恨,然後諉過於人。

你的演說令人信服與否,不在乎你說甚麼(話語), 更在乎你怎麼說(語調和身體語言)。觀眾不在乎聽到甚麼 (訊息),更在乎看到甚麼 (講者本人)。

你本人就是每次演說的靈魂。

不是演辭、不是power point、不是麥克風,是你本人。我再說:是你本人。不管你稱職與否,你就是整個演說過程的主宰。你是主體,其他都是次要。

所以演說要出色,重點在展現你自己。學習演說的起點,也是由展現個人開始。

有些人誤會演說就是背好一篇演辭,到演出時倒背如流,就是好演說。在一次演說比賽中,一位資深配音人真的把演辭背誦了,只是他出場時太緊張,才“演說” 一半就接不上。而他由於太著重說甚麼,雖然語調很全面,但身體語言、眼神接觸、和觀眾連結等全忽略了。後果不想而知。他只顧倒背演辭,卻忘記了自己,也喪失了說服力。

有些人更不堪,才十多分鐘的演示,弄來數十張 power point。圖文並茂,以為這樣才夠專業,自己則埋首電腦機前,操縱按扭,頭也不抬一下。拜託! 觀眾要看圖文的話,回家看書好了,不用來看你了。好端端的演說者,淪為配角,是科技的悲哀,還是人性價值的淪落?

就是麥克風失靈了,也沒甚麼大不了,切勿大驚小怪。 你知道甚麼電影最長青?是差利‧卓別靈的經典默片。甚麼戲劇世界通行?是Mr Bean的無聲喜劇。記住,你才是演說的主角,而你沒有失靈。

觀眾期待的,是你本人。他們期待從你的演說,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人,一個有思想、感情、盼望、喜惡的人; 觀眾不介意你一時聰明、一時笨拙; 一時通達、一時固執; 一時神勇、一時退縮,他們要的不是佯裝完美的人,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你。 他們期待從你身上接收你的信念、理想、懼怕和期待,並和你一起嬉笑、一起抹淚、一起思索、一起感觸。

 

能夠在演說時,徹徹底底、痛快淋漓地展露你的本質,就是上乘的演說。許多人誤會了,捨本逐末,追求華美的辭藻、驚世的訊息,卻忽略了開發自己。辭藻和訊息雖然重要,但它必須是演說者巨大身影的延伸,才有生命力,才有影響力。

被譽為溝通大師的美國前總統朗奴列根不認為自己是偉大的溝通者,他不過在傳達偉大的訊息而已。其實訊息與訊息傳達者息息相關。要知道訊息不能教人感動,惟有訊息背後的傳達者,他閃爍的人格光輝,映照在訊息上,才能教訊息閃閃生輝,觸動世人。“不管白貓黑貓,能捉老鼠就是好貓”若不是出自鄧小平同志,並不教人興奮; “我有一個夢”若不是出自馬丁路德金,沒有甚麼特別; 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” 若不是出自國父孫中山先生,並不教人熱血沸騰。

演說入門第一課,不用嘮叨甚麼,先鼓起勇氣,破除自己的拘謹與害羞,在眾人面前起舞也好、高歌也好、甚至狂吼也好,就是先盡情釋放自己、展現自己就對了。不要把精力耗在要說些甚麼的問題上,先搞好演說的本體 ---- 釋放你自己,其他一切好辦。

相信我,只要找對方法,你我均可以成為出色的演說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