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
第四章  演說中的幽默

傳說「演說」是革命家,肩負偉大使命,救世人於水火。可惜身份過分沉重,終日眉頭深鎖,令跟隨者喘息不易。於是「幽默」出現,它是世界仔,擅包裝兼搞氣氛,雖無宏圖大任,卻是「演說」的最佳拍檔。於是雙龍出海,所向無敵。

「幽默」就因這份功德,名垂後世。

演說之於幽默,就像清蒸石斑之於醬油。醬油雖是調味配角,但欠缺它,再好的菜肴都淡然無味。反之,清蒸石斑配上獨有的粵式醬油,便成粵菜中之獨步,令人垂涎三尺。

演說中應用幽默,卻是大學問。任何在演說中添加的所謂幽默元素,若情形似電視節目“美女廚房” 的眾 “美女”般,矯揉造作、刻意營造,結局都跟她們一樣悲慘:輸給年齡大上一截、橫看豎看都不算美女的蘇玉華手上。蘇玉華如何擊敗眾靚妹仔? 正正經經地煮飯,巧手弄菜,絕不刻意姐手姐腳,卻無意中流露女性的嬌媚和溫柔,令人神往。幽默亦如是。煞有介事地弄幽默,必死無疑; 輕描淡寫地詼諧,清清地,反容易食。

上乘的幽默,是神來之筆,是晴天旱雷,在沒有預計的一刻突施偷襲,教你措手不及,惟有乖乖就範,輕則心神一盪、臉皮起皺,重則肚皮受罪、俯仰難支。古希臘哲人阿理士多德說得好,他認為構成幽默的必然要素就是“驚喜”。

吵架
房子裡的一群人正吵吵嚷嚷。一個人碰巧在那兒經過,要看過究竟。不一回一個小孩出來,那人問他,

“你家的人還在吵架嗎?”
“是的,他們永遠都愛吵架。”
“你的父親是誰?”
“這正是他們吵架的原因。”

千萬別在開始說幽默故事前說上一句:“現在我來跟大家說一個幽默故事…..” — 再沒有別一句開端語比得上這句,能更無情地把幽默打掉於未成型時。幽默好比軍事機密,行軍遣將,祕密部署,殺敵人一個措手不及,豈容泄露半點風聲。從來泄露軍事機密者株,泄露幽默的下場也是一樣。事先張揚要說好笑笑話,再優秀的材料都馬上變酸。想一想,要是我們把以上的吵架故事在說以前先補一句, “現在我來跟大家說一個幽默故事。” 你覺得最終效果會如何? 對了! 它變成一個嚴肅故事。

為什麼相同的材料,加上這句咒語式的開端語,就產生截然不同的效果? 問題出在事先說了“幽默”兩個字,令觀眾過分期待、同時開始理性分析:你要說幽默嗎?那會是在哪裡?會好笑嗎?這些心裡狀態最不利幽默。

即興式的幽默,即事前沒有計劃、臨場隨人事並氣氛之轉移突然迸裂出來的幽默,固然帶來驚喜,但這是靈感,多少帶點幽默天份才好掌握,不能學亦不好學。比之更厲害的幽默,是事前計劃好,算好含量、程序、時間、氣氛的幽默,出場時刻引爆笑彈,引來全場轟動; 表面漫不經心,自己不笑,別人卻給弄得人仰馬翻、哭笑難辨。此類幽默計算精準、絲毫不差、是幽默中之極品。

這種冷面笑匠式的幽默可以學,而且熟能生巧,人人均可成為笑匠。

不一樣的命運
小黃的菲傭因小事給小黃老婆罵得狗血淋頭,獨自飲泣。小黃安慰她,

“不要難過了,我和你都是一樣的命運。”
“不,老闆,我已辭職不幹,明天就走了 — 你有我這種氣概嗎?”

專業笑匠匠心獨運,發展出頻率式幽默; 研究發現,人類對外來刺激的反應是呈規律性的。只要計算精準,每隔相同的時段引爆笑彈,逗觀眾大笑,觀眾的大笑反應便逐漸變成規律,即使其後出現的‘笑位’不怎麼好笑,觀眾仍習慣發笑。這就是三十秒一小笑、六十秒一大笑的由來。

要掌握好幽默,除驚喜外,另一要素就是講者必須樂在其中。他需要從容不迫、靈活機巧的狀態。任何幽默的材料落在嚴肅的人手上就非驢非馬,變成另類搞笑。例如,你能想像胡錦濤會搞笑,並伙拍溫家寶開talk show嗎? 相反,嚴肅的材料一旦落在幽默的人手中,卻往往教人驚喜。下面周恩來的故事便是上佳例子。

嚴肅跟幽默是勢不兩立的,河水不犯井水。你不能既嚴肅又幽默,正如我不能嚴肅地教你幽默,你也不能緊張地學放鬆一樣。要幽默,你必須學曉放鬆,不能太煞有介事,你要相信自己不過是帶給世人一些歡樂,縱使這些歡樂有時像煙火般僅一刻盛放,亦樂此不疲。你不能把幽默看成 ‘一個中國’、‘兩岸關係’ 等重大議題般,必須嚴肅處理。

舉例,在向年青人討論世風日下、時下年青人只懂享受、不懂刻苦的話題上,面對如此嚴肅的講題,該如何處理,令觀眾更投入?我的忠告是:不妨放下身段,先說個輕鬆故事:

火車快關門開動了。車內的老頭兒瞥見一青年氣急敗壞地沖門進來,剛好趕在關門一刻進入車廂。但見青年氣喘如牛,躺在座位,良久不能動彈,老頭兒按捺不住,開腔教訓他,

“我像你這年齡時,肩扛兩包米,天天趕火車,氣也不喘一下,那會像你這樣不濟事!”
“你有所不知,” 青年沒氣地說, “我不是從這站趕過來的,我是從上一站開始一路追趕火車,終於在這站趕到了。”

偏偏中國人最缺乏的就是這份從容不迫的胸懷。宋代政治家樊仲淹一句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的樂而樂”,本屬明志之言,後世的士大夫卻像中了降般,個個憂國憂民、眉頭深鎖。不信的話,看看當今中南海的領導們吧。雖云發展中國家領導人心系家國,個人憂慼該與國家興亡掛鉤,但放鬆一下,也不見得國家就此沉淪。有時候待人處世,從容不迫比煞有介事更有效,亦贏得幽默。當代領導人中,最放得開的要數朱熔基了。90年代中國經濟過熱,中央首度實施宏觀調控,由時任副總理兼中央行長之朱容基主理,大力打壓投機炒賣,股市首當其衝一瀉千里,慘不忍睹。好事者不滿說:這既不是牛市、也不是熊市,是豬(朱)市。朱聽後不獨沒火光,還說這是給受損的民眾消消氣,平抑社會不滿,沒有不妥。如此氣度,實屬罕見,比起另一位領導人江澤民給記者追問香港特首是否由中央前點,就發火罵人,可愛得多。

不要以為幽默是小家子玩意兒,領導人懂得運用幽默,可以化腐朽為神奇,輕則擋風遮雨,重則消災解難。

新中國成立,國共兩黨割據兩岸,各自宣稱擁有整個中國的主權,又各自宣揚自身制度的優越。共產中國號稱破除社會腐敗,肅清罪惡。有次一外國記者不識抬舉,竟直問周恩來總理:中國有妓女嗎?

但見周總理不慌不忙,劈頭一句, “有,在台灣! ” 一箭雙雕,不獨保住顏面,還趁機宣揚主權。

美國記者更離譜,出言挑釁, “為什麼我們美國人總是抬起頭走路,你們中國人就垂著頭走路?”

“那有甚麼奇怪! 你們美國人在走下坡路,頭自然抬起來; 我們中國走的是上坡路,頭一定垂下來的。” 周恩來不愧出色外交家。

不要小看周恩來連消帶打伎倆,實質他是四兩撥千斤。須知道中國官場政治奇詭莫測,稍一不慎遭政敵以文字獄圍攻,周即有沒頂之虞。

講者發揮幽默本色,除了營造驚喜,態度從容外,還需要保留一些童真。是的,童真是幽默的泉源。成年人的世界太理智、太死板了,出不了上乘幽默。

我家小孩一個唸小二,一個唸小五,他們是我的幽默靈感泉源。且看他們如何為舊辭譜新意:
> 甚麼是「聰明」?
— 沖(聰)落廁所第一名(明)
> 「偶像」是誰?
— 嘔(偶)吐的對象
> 「孔子」是誰?
— 恐(孔)怖分子的簡稱
> 甚麼是「博士」?
—  搏(博)命食屎(士)  (作者按:部分博士的確如此。)
> 「天才」是甚麼?
— 「天」下無敵的「蠢才」
> 你中意上「體育堂」嗎?
如你答中意的話就中了他們的詭計:體育堂 = 「睇肉堂」
> 你中意「電腦」嗎?
又是他們的詭計:「電腦」= 「電」自己的腦
> 你有「老套眼鏡」嗎?
— 這問題較詭異,答有或無都死:老 = 腦、套 = 肚、眼 = 眼、鏡 = 頸
    沒有了腦、肚、眼和頸,還算人嗎?
> “醬油鹹不鹹?”
 “鹹。”
 “水濕不濕?”
 “濕。”
 “鹹濕!”

幼稚嗎?是的; 無聊嗎?是的。但如你看後覺不耐煩,那我惟有來句語重心長的:放鬆點吧,成年人,你已夠成熟了,放縱一點兒不會心臟病的。不要罵小孩子骯髒,成年人的世界何嘗不是?我倒認為幼稚就是幽默; 搞事就是創意。

世上充斥太多老氣橫秋、道貌岸然之輩。以為自己已然進化完畢,“看透”世情,對世事了無生趣,視為幼稚; 循規蹈矩,不願破格思考。對 ‘出位者’ 橫加封殺、大將撻伐。此類老人精最殺風景、最無情趣、亦最與幽默無份。

要幽默,就要保存多點童真。

智力三連環測試 (提示:你要 ‘白痴’ 點才懂得回答)
1. “請問如何將一隻大笨象放進冰箱裡?”
答案:三步。第一,打開冰箱。第二,把大笨象塞進去。第三,關門。
2. “森林裡獅子大王生日,所有動物都去了獅子大王的生日派對,除了一隻以外。請問是哪一隻?”
答案:大笨象。(還要我解釋的話,你就真是 ‘白’ 上加 ‘白’ 了。
3. “河裡有許多鱷魚,只要你一腳踏進去,就必成為鱷魚先生的點心。但今天你在河中暢泳一句鐘,竟絲毫無損。為什麼?
答案:因為鱷魚先生去了向獅子大王賀壽,河裡只剩下你一人。

只要你保留一點兒童真,說話是不妨糊塗一下; 內裡從容不迫,加上適當的氣氛營造,驚喜連連,你的幽默指數必大大提高。……